1.79极品篮彩 可以玩篮彩的app nba篮彩手机客户端推荐 篮彩改期 篮彩比分开奖结果 今日nba篮彩预测分析 今日篮彩专家推荐258 篮彩体育彩票 篮彩预测网 买篮彩用哪个手机软件 nba篮彩神棍区 500万篮彩比分 篮彩看盘技巧 篮彩投注哪里买 篮彩有没有赚钱的
管理學論文范文欄目為您提供《2006-2017年間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量與流質演化的特征分析》范文一篇,希望對您在論文寫作的時候有所幫助

2006-2017年間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量與流質演化的特征分析

添加時間:2019/04/11
  摘要:針對甘肅省2006-2017年入境旅游收入和入境旅游接待人數統計數據, 提出了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量與流質演化的特征;將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量與流質的演變進行匹配度研究;結果表明:流量指數整體增加, 但部分時間點或時間段內有所下降;下降原因, 一是世界經濟危機的爆發, 二是甘肅省旅游產品存在缺少創新, 旅游魅力下降;甘肅省整體上旅游流質量欠佳, 流質指數趨于下降, 原因在于入境旅游開發理念上重視規模忽視效益, 開發舉措上新型的休閑度假類、專題類產品和項目不足, 觀光類產品過剩, 產業消費鏈條狹窄, 旅游供需不匹配, 導致經濟效益問題嚴重。
  
  關鍵詞:入境旅游流; 流量; 流質; 匹配度; 甘肅省;
 
  
 
  0 引言
  
  作為旅游發展的三大板塊 (入境游、國內游、出境游) , 入境旅游對旅游業和經濟社會發展具有特殊而重要的推動作用。旅游流的規模和效率代表著區域旅游發展的成熟程度。國內外學者對入境旅游流做了大批鉆研[1].主要研究旅游流空間的行為模式[2]、旅游流的影響因素[3,4,5]、旅游流模式[6,7,8]、入境旅游流的空間競爭[9,10,11]、入境旅游流的動態機制[12,13]和規模預測[14,15]等。但是, 從流量和流質這兩個切入點研究入境旅游流的較少, 涉及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質流量的研究尤其少。CNK只搜索了兩篇論文, 褚玉良 (2011) 分析了絲綢之路甘肅段陜西-新疆入境旅游流的時空變化[16];黎霞等 (2014) 對西部地區入境旅游流流量與流質的時空差異進行了分析[17];劉絲雨等 (2014) 從旅游流視角對區域旅游經濟聯系進行了研究評述[18].縱觀前人的研究成果, 對中觀尺度區域入境旅游流流量和流質的長期比較性研究較為缺乏, 尤其缺乏對入境旅游流流量與流質的時間演化以及匹配情況的分析。
  
  甘肅作為絲綢之路的黃金路段, 歷史悠久, 文化多樣, 資源豐富, 入境旅游起步早。2017年, 甘肅省接待國內外旅游者人數2.39億人次, 同比增長25%, 旅游綜合收入1 580億元, 同比增長29%, 其中, 接待入境旅游者8.005 9萬人次, 占全國比重0.057 6%, 旅游外匯收入2 014.85萬美元, 占全國比重0.016 3%.“一帶一路”倡議開啟了絲綢之路旅游新視野和新前景。作為絲綢之路的黃金地段, 甘肅省在“一帶一路”倡議和“新絲綢之路”建設的背景下, 分析了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量與流質的演變與匹配, 對絲綢之路旅游資源開發、旅游產品創新、旅游市場開拓、旅游產業管理經營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實踐應用價值, 同時也能為政府科學制定產業優惠政策措施和調控旅游流提供學術依據。
  
  1 數據來源及研究方法
  
  1.1 數據來源
  
  旅游流研究的著眼點首先是流量流質問題, 也就是入境旅游者規模和接待經濟效益問題。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質和流量基礎數據來源于《中國旅游統計年鑒》 (2007-2018) , 通過計算分析入境旅游流流量流質變化特點及規律, 從而把握甘肅省入境旅游發展的基本規模和效益走勢。
  
  2 研究方法
  
  2.1 入境旅游流流量
  
  旅游流流量是指單位時間內游客在一定空間內的數量。它是衡量旅游流特征的一個維度, 其大小可以客觀真實地反映某一地區的旅游流規模。
  
  通常, 旅游流流量越小, 對旅游目的地旅游業發展影響越小, 對旅游目的地旅游業發展越不利, 反之, 流量越大, 對旅游目的地旅游發展影響越大, 發展也越有利。國內旅游學者以旅游接待人數或人次數所占市場份額來衡量流量。研究將甘肅省當年入境旅游接待人數占當年全國入境旅游接待人數的市場份額, 即百分比, 作為衡量旅游流流量的指標。計算結果見表1.
 
  表1 2006-2017年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量走勢

  
  2.2 入境旅游流流質
  
  流質是評價流量質量的指標。它表明旅游流的外匯收入與旅游流的數量成比例關系, 也表明一定數量的旅游流所帶來的資本流動的規模。
  
  流質與流量的組合恰好能有效評價旅游流質量的高低。其用數學公式表達即為
  
  其中, Li表征i省份的入境旅游流流質;ai表示i省份入境旅游外匯收入所占市場份額;bi表示i省份入境旅游接待人數所占市場份額;表示Xi省份入境旅游外匯收入;Yi表示i省份入境旅游接待人次數。Li的數值大小與旅游流的質量高低之間是正相關關系, 即L值越小, 表示旅游流質量越低, 同比例規模的旅游流帶來更少的資金流。通常, L≥1, 表示高效益旅游流;L<1, 表示低效益旅游流。由此可以計算出甘肅省2006-2017年的旅游流流質 (表2) .
  
  表2 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質變化

  
  2.3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量演變
  
  2006-2017年間, 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量變化體現出兩大特征:
  
  (1) 整體出現大幅度下滑。2005年, 甘肅入境游客總數為28.848萬人次, 2006年入境旅游人數繼續增加, 游覽參觀者總數突破30萬人次, 增長率為4.87%, 占全國入境游客接待量的0.242 6%, 2007年繼續增加, 達到了33.123 8萬人次, 但這樣的態勢沒有持續, 以2008年為拐點, 入境游客接待量開始下滑, 并且在很長一段時期內再也沒有恢復到原來水平, 即使在2012年達到恢復期的最高值也僅有10萬人次。
  
  (2) 接待人次及其增長率呈現為W形狀, 具有“三起兩落”特點;旅游外匯收入及其增長率具有雙V特征。第一次“起”即增長態勢出現的時間點在2007年, 接待入境游客總量為33.123 8人次, 旅游外匯收入為7 000萬美元, 均高于2006年數值。但2008年由于受到“三·一四”事件影響, 旅游安全問題出現, 入境旅游發展受到巨大沖擊, 入境游客接待量僅為8.319 6萬人次, 旅游外匯收入大幅下滑, 僅為1 603.42萬美元。2009年入境旅游依舊受到了這次事件的影響。第二次“起”是在2010-2012年之間, 伴隨時間推移和國家支持以及自身努力, 甘肅省入境旅游得到緩慢恢復, 接待總量達到了10.2028萬人次, 超過了2008年水平。但2013-2014年又出現“落”的態勢, 接待量跌至4.875萬人次, 直到2015年才有新的起色, 逐步有所恢復, 形成第三次“起”的態勢。2015年突破5萬人次規模, 達到了5.450 8萬人次;2016年時突破7萬人次, 達到了7.147 9萬人次, 比上年增長23.74%, 2017年, 達到了8.005 9萬人次。旅游外匯收入方面, 2006年為6 293萬美元, 2007年為7 000萬美元, 2016年達到1 913.91萬美元, 比2015年增長25.91%, 但相比2006年旅游外匯收入總量較少, 是2006年的30.4%.2017年, 外匯收入達到2 014.85萬美元, 占全國總收入的0.016 3%.具體見圖1, 圖2.
  
  圖1 2006-2017年甘肅省接待入境游客人數走勢

  
  圖2 2006-2017年甘肅省旅游外匯收入走勢 

  
  3 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質演變
  
  2006-2017年間, 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質變化體現出三大特征:
  
  (1) 出現下滑態勢。2006年作為起點, 也是流質指數最高點, 達到了0.764, 此后開始下滑, 一直降到最低點0.253, 下降了0.509.
  
  (2) 2014年屬于最大的拐點, 出現了較大波動。2013年, 甘肅省旅游外匯收入市場份額為0.039 467%, 2014年甘肅省旅游外匯收入市場份額為0.009 651%, 增長率為-75.55%;2013年甘肅省入境游客市場份額為0.056 434%;2014年甘肅省入境游客市場份額為0.038 086%, 增長率為-32.51%.2013年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質指數為0.699, 2014年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質指數為0.253, 降低了63.77%.
  
  (3) 流質指數演變走勢呈現為W+Z形狀, 出現多次起落。第一次“落”即下降態勢出現的時間點在2007年, 旅游外匯收入市場份額為0.166 989%, 入境游客市場份額為0.250 938 5%, 導致流質指數下降。2008年由于受到“三·一四”事件影響, 接待量和外匯收入大幅下滑, 流質指數繼續下降。第二次“起”是在2009年之間, 入境旅游得到緩慢恢復, 指數達到了0.656.但2010-2011年又出現“落”的態勢, 指數下降為0.532, 直到2012年才有新的起色, 逐步有所恢復, 形成第三次“起”的態勢。2014年又有大幅度下滑, 2015-2017趨于平穩, 有所增加, 最終定格為0.308, 不及2006年的50%.具體見圖3, 圖4.
  
  圖3 2 0 0 6-2017年甘肅省入境游客人數及旅游外匯收入份額走勢   

  
  圖4 2 0 0 6-2017年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質走勢 

  
  4 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質流量匹配模式演變
  
  首先依據流量流質指數變化, 直觀觀察各自演化態勢, 然后基于入境旅游流流量-流質的匹配, 以流質和流量均值作為坐標交叉點, 將入境旅游流區別為四大模式, 高質高量、低質高量、低質低量、高質低量, 判斷兩者耦合態勢。利用流量指數和流質指數做直觀觀察。數據 (見表3) 和圖 (見圖5, 圖6) 顯示, 流量指數和流質指數演變具有3個特點:
  
  (1) 指數曲線呈現“口”字形走勢。流量指數不斷下降, 呈現V形狀, 2006年時最高, 為0.242 6, 此后不斷下降, 在2016年時為0.090 0;而流質指數走勢恰好相反, 呈現倒V形狀, 在2006和2013年達到兩個最高點, 分別為0.764 1和0.699 3, 2013年以后大幅度下降, 2015年達到了最低點, 指數為0.306 7.說明甘肅省入境旅游發展態勢不是很好。
  
  (2) 演化具有階段性特征。依據時間段, 可把流量與流質匹配結果分為6個模式:2006-2007年屬于反向運動模式, 流量指數增加, 流質指數下降;2008-2009年也屬于反向運動模式, 流量指數在下降, 流質指數上升;2010-2011年為流質指數下降, 流量指數上升;2011-2012年同步上升型, 流質和流量指數都出現小幅度攀爬恢復;2013-2014年屬于同步下降模式, 流質指數下降, 流量指數也在下降;2015-2017年同步增加模式, 流量與流質雖然指數不高, 但出現增大趨勢。
  
  (3) 出現不同模式演化。基于流量和流質指數均值, 可將入境旅游流態勢劃分為如下模式:2006-2007年屬于高質高量型, 2008-2010年屬于高質低量型, 2011年屬于低質低量型, 2012年-2013年屬于高質低量型, 2014-2017年屬于低質低量型。
  
  表3 甘肅省流量指數和流質指數一覽表  

  
  圖5 甘肅流量指數和流質指數增速一覽表

  
  圖6 甘肅流量指數和流質指數一覽表

  
  5 結論與建議
  
  5.1 結論
  
  基于流質流量指數演化看, 2006-2017年間流量指數整體增加, 但部分時間點或時間段內有所下降。出現下降的具體原因有兩個方面:一是世界經濟危機爆發, 入境客源地居民收入受到影響, 居民來中國及甘肅進行旅游消費的動機雖然存在但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抑制;二是甘肅省旅游產品存在缺少創新問題, 旅游魅力有所下降。但伴隨全球經濟社會形勢好轉, 甘肅省旅游開展了不斷探索, 入境旅游消費市場又逐漸得到啟動, 流量指數增加。在規模得到逐漸擴張攀爬的同時, 旅游流質量欠佳, 流質指數趨于下降。主要原因在于, 入境游客平均停留時間過短, 消費水平較低, 根源在于開發理念上重視規模忽視效益, 開發舉措上新型的休閑度假類、專題類產品和項目不足, 觀光類產品過剩, 產業消費鏈條狹窄, 旅游供需不匹配, 導致經濟效益問題嚴重。
  
  5.2 建議
  
  5.2.1 塑造新型旅游形象
  
  依托地段優勢和文化歷史優勢, 以蘭州、敦煌為龍頭, 增加對外聯系交流的口岸、平臺、航線、航班、鐵路, 增加增長極點, 優化旅游空間布局;打造始祖文化、歷史文化、紅色文化、民族文化、科技文化, 促進文化興旅, 實現旅游促進大繁榮大交流大發展;培育創新旅游商品品牌, 形成新業態;在城市旅游基礎上, 抓住鄉村振興戰略機遇, 著力發展鄉村旅游, 促進城鄉互動發展;改善生態環境, 促進可持續旅游發展;重點突出絲路文明薈萃地、華夏文明發源地的文化旅游大省形象, 全力打造全域旅游目的地。
  
  5.2.2 提升可進入性
  
  雖然由于現代航空鐵路技術的發展, 地理要素和空間距離對入境旅游流的制約有所下降, 但可進入性的作用依舊巨大。甘肅省地處西北, 受到政治、經濟、文化區位要素限制, 對外交流密切度不同于沿海發達地區, 遠離歐美發達地區, 客流進入存在繞道、不便、不快捷問題, 因此開拓航線和增加航班是必要之舉。加大投資力度, 積極對外招商引資, 促進項目落地運作。
  
  5.2.3 實施精準市場營銷
  
  對客源市場實施精準定位能極大地增加營銷績效。塑造和推廣旅游品牌。積極開展整體營銷, 以形象品牌撬動市場。甘肅省對傳統“多彩甘肅、精品絲路”品牌做了適度修正, 積極推廣“交響絲路, 如意甘肅”品牌形象, 在國外形成新的賣點。積極開展多樣營銷。為強化品牌效應, 通過商務會議、體育活動等途徑擴大影響力。借助敦煌文博會對市場做強勢宣傳, 連續8年舉辦的敦煌行·絲綢之路國際旅游節, 加深了各地旅游者對甘肅省厚重豐富歷史文化的認同感, 提升了甘肅旅游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在絲綢之路黃金地段, 吸引了大批游客。
  
  5.2.4 開發新型旅游產品
  
  結合全域旅游進行入境旅游產品開發, 以旅游者的需求為導向, 從最初的青睞自然山水、民俗歷史趨于多元, 療養健體、游學科考、會議商貿、休閑度假等動機趨于強烈, 對特色旅游資源進行創意開發與整合, 形成特色入境旅游產品與線路, 積極開發RV旅游、鄉村旅游、研學旅游等具有鮮明特色的旅游新產品, 達到優化入境旅游產品結構的目的。同時, 要深度挖掘產品的文化特色, 強化旅游體驗, 延長旅游產業鏈, 提高旅游產品體驗質量與文化內涵。充分利用“一帶一路”沿線區域的民族文化特色, 突破單一的觀光旅游形式, 把民族文化與旅游創意開發完美結合, 開發具有民族特色的入境旅游產品, 從而促進入境旅游產品的創新升級。
  
  引用本文/Cite this paper:
  
  高雪琴, 梁旺兵。甘肅省入境旅游流流質與流量演化研究[J].重慶工商大學學報 (自然科學版) , 2019, 36 (2) :109-115
  
  GAO X Q, LIANG W B.Research on the Evolution of Quantity and Quality of Inbound Tourism Flow in Gansu Province[J].Journal of Chongqing Technology and Business University (Natural Science Edition) , 2019, 36 (2) :109-115
  
  參考文獻
  
  [1] 馬耀峰, 李天順。中國入境旅游流研究[M].北京:科學出版社, 1999MA Y F, LI T S. A Study on Chinese Inbound Tourism Flow[M].Beijing:Science Press, 1999  
  [2] JUCKLE J A, BRUNN S, ROSEMAN C C.Human Spatial Behavior:A Social Geography[M]. Boston:Duxbury Press, 1976
  [3] CHRISTINE L. The Major Determinants of Korean Outbound Travel to Australia[J]. Mathematics and Computers in Simulation, 2004, 64:477-485  
  [4] JIE Z, CAMILLA J. Comparative Advantage:Explaining Tourism Flow[J].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2007, 34 (1) :223-243  
  [5] BRUCE P.Factors Affecting Bilateral Tourism Flow[J].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2005, 32 (3) :780-8011  
  [6] MIYUKI M. Japanese Tourists in Transition Courttries of Central Europe:Present Behavior and Future Trends[J].Tourism Management, 1998, 19 (5) :433-443  
  [7] LUNDGREN J O. Geographical Concept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ourism Research in Canada[J]. GeoJournal, 1984, 9 (1) :17-25  
  [8] DWYER L. Destination Competitiveness:Development of a Model with Application to Australia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M].Canberra:Department of Industry Science and Resources, 2001  
  [9] PRIDEAUX B, KIM S. Bilateral Tourism Imbalance:Is there a Cause for Concern:The Case of Australia and Korea[J]. Tourism Management, 1999, 20:523-532  
  [10] JOHNSTON M E. Polar Tourism:Implications and Management[J].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1997, 24 (4) :1013-1015  
  [11] DOUGLAS P. Japanese Tourists in Europe[J].Geographical Review of Japan, 1995, 68 (1) :63-74  
  [12] 鄭鵬, 馬耀峰, 王潔潔, 等。基于“推-拉”理論的美國旅游者旅華流動影響因素研究[J].人文地理, 2010, 25 (5) :112-117ZHENG P, MA Y F, WANG J J, et al. Study on Influencing Factors of American Tourists'Travel to China Based on the Theory of“Push-Pull”[J]. Humanities Geography, 2010, 25 (5) :112-117  
  [13] 高軍, 吳必虎, 馬耀峰。旅華英國游客O→D旅游客流動力機制研究[J].旅游學刊, 2011, 26 (2) :35-40GAO J, WU B H, MA Y F. Study on the Dynamic Mechanism of O→D Tourist Flow of British Tourists in China[J]. Tourism Journal, 2011, 26 (2) :35-40
  [14] SONG H, WITT S F.Forcasting International Tourist Flows to Macau[J]. Tourism Management, 2006, 27 (2) :214-224
  [15] 雷可為, 陳瑛。基于BP神經網絡和ARIMA組合模型的中國入境游客量預測[J]旅游學刊, 2007, 22 (4) :20-25LEI K W, CHENG Y. Forecast of Chinese Tourist Entry Based on BP Neural Network and ARIMA Combination Model[J]. Tourism Journal, 2007, 22 (4) :20-25  
  [16] 褚玉良。絲綢之路中國段陜甘新省區入境旅游流時空變化研究[D].西安:陜西師范大學, 2011CHU Y L. Study on Time and Space Variation of Inbound Tourism Stream in China Section of Silk Road in Shaanxi and Gansu Province[D]. Xian:Shaanxi Normal University, 2011  
  [17] 黎霞, 雷麗。西部地區入境旅游流流量與流質的時空差異分析[J].西南大學學報 (自然科學版) , 2014, 36 (12) :107-114LI X, LEI L. Analysis of Time and Space Differences between Inbound Tourism Flow and Flow Quality in the Western Region[J]. Journal of Southwest University (Natural Science Edition) , 2014, 36 (12) :107-114  
  [18] 劉絲雨, 李偉。基于旅游流視角的旅游經濟聯系研究評述[J].重慶工商大學學報, 2014, 31 (1) :29-33LIU S Y, LI W.Review on Tourism Economic Connectivity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Tourism Flow[J]. Journal of Chongqing Technology and Business University, 2014, 31 (1) :29-33
qq飞车篮彩蛋怎么开
1.79极品篮彩 可以玩篮彩的app nba篮彩手机客户端推荐 篮彩改期 篮彩比分开奖结果 今日nba篮彩预测分析 今日篮彩专家推荐258 篮彩体育彩票 篮彩预测网 买篮彩用哪个手机软件 nba篮彩神棍区 500万篮彩比分 篮彩看盘技巧 篮彩投注哪里买 篮彩有没有赚钱的
抢庄牌九游戏 金钱豹打一生肖 股票直播间的骗局套路 后二直选复试7码稳赚技巧 牛牛看4张牌抢庄技巧 必赢软件 北京pk拾稳定计划 3d彩票技巧大揭秘 时时彩方法研究 时时彩组三万能买法 玩飞艇如何稳赚钱 福利彩票快三玩法技巧 网上玩彩票有赚的没 开心分分彩稳赢技巧 幸运快3大小单双的规律 后二直选单式计划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