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极品篮彩 可以玩篮彩的app nba篮彩手机客户端推荐 篮彩改期 篮彩比分开奖结果 今日nba篮彩预测分析 今日篮彩专家推荐258 篮彩体育彩票 篮彩预测网 买篮彩用哪个手机软件 nba篮彩神棍区 500万篮彩比分 篮彩看盘技巧 篮彩投注哪里买 篮彩有没有赚钱的
經濟學論文范文欄目為您提供《長三角經濟圈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程度分析》范文一篇,希望對您在論文寫作的時候有所幫助

長三角經濟圈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程度分析

添加時間:2019/04/01
  摘要:文章基于耦合理論對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關系及耦合作用機制進行分析, 構建耦合評價模型, 設計耦合評價指標體系, 對我國長三角經濟圈2008-2016年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程度進行實證分析。結果表明:長三角經濟圈科技與金融之間存在相互影響的耦合關系, 但良性耦合的協調發展機制尚未形成, 總體耦合協調度較低;圈內各省市耦合協調度差距顯著;安徽省的耦合協調度明顯低于其他三省市, 主要原因在于科技創新水平嚴重滯后于金融發展水平。據此建議各省市要因地制宜, 重點考慮發展相對滯后的系統, 通過結構性改革擴大復合系統的協同作用, 同時整合各省資源優勢, 搭建長三角經濟圈科技金融服務平臺, 組建圈內“創新聯盟”, 實現長三角經濟圈科技與金融的協調發展。
  
  關鍵詞:科技創新; 金融發展; 長三角經濟圈; 耦合機制; 耦合評價;

  
  一、引言
  
  科學是第一生產力, 金融是第一推動力, 二者都是經濟增長的動力源泉。科技與金融結合形成的創新要素正逐步成為促進區域經濟圈協同發展的關鍵。長三角經濟圈是中國經濟增長最快、創新能力最強、金融發展水平最高的區域之一。推動長三角經濟圈協同發展是經濟新常態下促進我國經濟發展的重要舉措。2018年長三角江浙滬皖聯合發布的《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發展三年行動計劃 (2018-2020) 》提出到2020年基本形成長三角協同創新體系。在此背景下, 值得思考的問題是, 目前長三角經濟圈是否已建立起科技與金融結合的互動機制?具有怎樣的演進趨勢和區域特征?本文深入分析了科技與金融的互動機制, 厘清當下長三角經濟圈之間的發展現狀, 以期對長三角經濟圈科技金融一體化政策實踐提供理論支撐。
  
  回顧相關研究發現, 國內外學者對該領域的研究主要包括三個方面:一是關于金融對科技的支持研究。不同的金融結構都可以促進技術創新, 不同的金融機構同樣可以促進技術創新。銀行可以為創新提供資金保障和風險監督機制, 資本市場可以投資于風險較高的技術, 而多層次的資本市場可以為企業技術創新提供更好的融資支持。總體來看, 學者們普遍認為金融發展可以有效促進科學與技術創新;二是關于科技創新對金融發展的推動作用, 這主要體現在業務的發展和產品的創新。以信息技術為代表的科技創新通過生產重組, 帶來資本的積累, 金融體系運行效率的提高。而互聯網技術的推廣、科技企業的不斷壯大推動了金融發展, 銀行業和證券業產品的不斷創新。三是對科技與金融結合的研究。基于演化經濟學理論,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之間, 高技術產業與金融產業之間存在著互動共生的關系。此外, 也有學者從耦合角度對科技與金融兩者的關系展開研究, 認為兩者之間存在最佳耦合協同, 提升耦合效率有助于實現創新驅動戰略, 提高經濟效率。從現有文獻來看, 學者們多集中于科技創新與金融的單向關系研究, 對兩者的結合及協同機制涉足較少;同時, 對長三角經濟圈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的耦合互動關系研究更為零星。基于此, 本文從系統學視角出發, 從理論上分析科技金融協同發展耦合機制, 構建二者的系統耦合模型, 并建立起評價指標體系, 利用長三角經濟圈2005-2016年數據對科技金融耦合程度進行實證分析, 深入探討長三角科技金融一體化發展, 以期為長三角經濟圈協同創新體系的建立提供政策依據。
  
  二、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機制分析
  
  耦合源自物理學概念, 是指兩個或兩個以上的系統間通過各種要素緊密聯系、相互影響的現象, 系統之間會在良性互動關系下產生相互依賴、相互促進的協同效應。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可以形成耦合系統, 進而對經濟增長形成協同放大效應。首先, 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這兩個子系統都保持相對獨立, 都有著獨立的發展過程, 都具有內部動態演化特征;其次, 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的耦合, 是由兩個子系統相互關聯、相互作用而實現的, 科技創新子系統在發展過程中面臨的各種制約因素, 包括巨額資金缺口、信息不對稱和風險管理等, 都需要金融系統通過資金支持和風險管理提供幫助。金融發展子系統同樣面臨著諸多障礙, 特別是技術障礙, 需要科技創新子系統為其提供新科技、新平臺。這兩個子系統通過不斷利用彼此的優勢來完善并提升自己, 形成了優勢互動效應。進一步, 兩個子系統在互動效應和耦合機制下不斷循環, 螺旋式上升, 共生性和聯動性不斷增強, 逐漸形成了科技金融一體化的耦合共同體;最后, 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兩個子系統相互影響, 相互促進, 協同發展, 各要素在時間、空間和功能上逐漸由無序轉為有序狀態, 通過良性的耦合作用促進經濟增長。因此, 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在相互獨立的基礎上相互影響、相互促進、聯系緊密, 并改變了彼此屬性, 二者可以形成耦合系統。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機制如圖1所示, 金融系統通過提供資金、服務和風險管理促進科技創新。科技創新包含著從基礎科學研究和實驗到新技術的商品化和產業化整個過程, 每個環節都需要大量資金的投入, 而金融部門可以迅速集中資金投入到科技創新過程中, 促使科技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同時, 科技創新需要金融部門提供各種金融服務, 包括投資分析、兼并收購、財務咨詢等金融服務。風險管理也是科技創新的重要需求, 科技創新能不能成功, 能不能有效實現產業化, 都是不確定的, 高風險性是科技創新的突出特征。在風險約束條件下, 一般投資者會傾向于風險低、收益快、投資少的投資項目。而金融部門可以通過金融產品創新進行資源優化配置, 并利用先進的項目篩查手段和風險審查機制來確定投資項目, 從而分散投資風險, 促進高技術產業的發展。
  
  圖1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機制

  
  另一方面, 科技創新通過技術、新業務和投資回報促進金融系統發展壯大。對新技術的需求是金融發展中最重要的部分。落后的數據存儲和處理技術曾經嚴重掣肘金融產業發展, 電子計算機和現代通信技術的發展解決了金融系統面臨的技術障礙, 為金融創新和發展提供了堅實的技術基礎;同時, 金融系統需要不斷尋找新業務, 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 而科技創新會帶來新興產業的興起和壯大, 影響社會需求結構和投資方向, 進一步創造出對金融產業的需求, 誘導金融部門的投資向新興產業轉移, 創造出更多更新的金融業務;此外, 科技創新通過降低生產成本提高了勞動生產率, 能夠實現收益的遞增, 從而給金融部門帶來遞增的投資回報。這又進一步促進了金融產業規模的擴大和金融效率的提高。
  
  因此,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在交互作用下不斷循環, 螺旋式上升, 共生性和聯動性不斷增強, 逐漸形成科技金融耦合關系。兩系統在良性耦合關系下, 會相互促進, 形成正反饋效應, 科技金融復合系統從無序向有序演變, 產生“1+1>2”的協同效應。若兩系統存在非良性耦合關系, 出現一方發展滯后于另一方, 則二者相互制約, 產生負反饋效應。具體來看, 科技創新滯后于金融發展水平, 會導致金融系統投資熱情下降, 投資效率降低, 發展緩慢;金融發展滯后于科技創新, 會導致科技創新缺少必要的資金, 科技成果難以市場化和商業化, 削弱創新主體的創新熱情。
  
  三、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模型構建
  
  1. 評估方法及模型選擇
  
  協同學認為系統由無序向有序轉變的關鍵是系統內部序參量之間的協同作用, 耦合協調度正是對這種協同作用的度量。因此, 本文的科技金融耦合協調度是指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子系統之間通過耦合要素產生相互作用、彼此影響所產生的程度。
  
  (1) 系統功效函數
  
  定義ui為 (1≤i≤n) 科技金融耦合系統的第i個子系統, 其中u1為科技創新子系統, u2為金融發展子系統。uij為系統i的第j個序參量, 其值為xij (i=1, 2;1≤j≤m) .αij、βij為該耦合系統穩定序參量的上、下限值。科技-金融耦合系統有序的功效函數uij為:
  
  因此, 式 (1) 中uij為功效系數, 反映變量xij對子系統的功效貢獻, 即uij越趨近于0, 變量xij對系統的貢獻越小, uij越趨近于1, 變量xij對系統的貢獻越大。uij取值范圍為[0, 1].
  
  由于科技-金融耦合系統是由兩個相互獨立又相互影響的子系統構成, 各子系統也由序參量組成, 因此各序參量對子系統的有序度可以通過線性加權和法進行集成:
  
  式 (2) 中, ui為系統i對總系統有序度的貢獻;λij為各子系統序參量的權重。
  
  本文采用熵值法確定各指標權重, 與其他權重賦值方法相比, 熵值法推導和運算過程對數據的邏輯依賴性強, 可以避免權重賦值過程中的主觀因素干擾, 同時易于計算。熵值法確定權重的方法如下:
  
  (2) 耦合度和耦合協調度模型構建
  
  根據物理學中容量耦合概念和耦合系數模型, 構建包含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兩個子系統的耦合度模型為:
  
  式 (6) 中, 耦合度C∈[0, 1].若C=0, 說明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兩個子系統之間無關聯, 科技金融系統向無序方向發展;若C=1, 說明兩個子系統之間耦合度達到最大, 已經實現完全共振耦合, 科技金融系統向新的有序結構發展。
  
  耦合度對判斷區域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系統耦合程度的強弱及其時序性具有重要意義, 但是在多區域的對比研究中, 僅僅依靠耦合度可能產生偏差, 形成誤導。例如, 某區域科技創新系統u1和金融發展系統u2取值均較低且相近, 耦合度會呈現較高水平, 出現“偽協同”.
  
  因此, 為準確真實地反映科技與金融的協調發展程度, 構建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之間的耦合協調度模型:
 
  
  式 (7) 中, D為科技與金融的耦合協調度, 與耦合度相比, 耦合協調度不僅可以反映出系統的耦合程度, 還能夠反映出系統整體協同效應, 模型具有更強的穩定性;T為綜合協調指數, 表示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整體協同效應。式 (8) 中, a、b為待定系數, 分別表示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在協同發展中的貢獻度。本文假設在科技金融系統中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同等重要, 因此, 取值a=b=0.5耦合協調度D∈[0, 1].若D=0, 說明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兩個子系統之間無耦合協調狀態, 科技金融系統向無序方向發展;若D=1, 說明兩個子系統之間已經實現完全共振耦合, 科技金融系統向新的有序結構協調發展。
  
  同時, 為準確反映長三角經濟圈的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協調發展水平, 通過文獻梳理及專家咨詢, 提出科技金融耦合發展類型的評判標準:當0<D≤0.3時,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低度協調耦合, 科技創新缺少金融資本支持, 亦有可能金融資本投資受阻, 無法推動科技創新;當0.3<D≤0.6時,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中度協調耦合, 二者處于磨合階段, 二者需要加強在結構、規模等方面的匹配;當0.6<D≤0.8時,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高度協調耦合, 二者初步實現了相互促進的良性耦合協調關系;當0.8<D≤1時,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極度協調耦合, 二者均不斷擴張, 快速發展, 呈現螺旋形上升態勢, 并不斷向新的有序度方向發展。
  
  2.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耦合指標體系設計
  
  構建科學合理的指標體系是準確測度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耦合狀態的關鍵。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評價指標體系, 不僅要反映兩個系統的內部關聯關系, 還應反映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之間的耦合關系。在設計指標體系過程中不僅能體現科技創新系統對金融系統的融資需求、金融服務需求和風險管理需求, 也要能體現金融系統對科技創新系統的投資回報需求、技術需求和新業務的需求。因此本文遵循系統性、層次性、可比性和時序性原則建立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耦合評價指標體系, 具體指標如表1所示。
  
  表1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耦合評價指標體系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評價指標體系共有三個層次:第一層為系統層, 包括科技創新子系統和金融發展子系統的發展水平。第二層為狀態層, 其中科技創新水平從科技創新環境、科技創新投入和科技創新產出三個維度評價;金融發展水平從金融規模、金融結構和金融效率三個維度評價。第三個層次為指標層, 其中衡量科技創新環境的指標有三個, 分別從政府支持程度、高技術產業集聚狀況和技術市場狀態三個維度反映科技創新環境狀態。衡量科技創新投入狀態指標有兩個, 分別從人力投入和經費投入兩個維度反映科技創新投入狀況。衡量科技創新產出指標有三個, 分別從論文、專利和經濟產出三個維度反映科技創新產出水平。金融發展的變化最終體現為金融規模、金融結構和金融效率的變化, 還要考慮到金融改革和創新的影響。因此, 金融發展指標選擇上主要從上述三方面入手, 金融規模主要包括金融組織規模、金融資產規模和金融融資規模三個指標, 金融結構指標主要包括融資結構和保險結構兩個指標, 金融效率指標主要包括金融產出效率、金融配置效率和證券市場流動性效率。上述指標中, 除金融資產規模指標中的年末貸款余額占比、金融融資規模指標中的貸款新增額占比和融資結構指標外, 其他指標均為正向指標。
  
  四、實證研究
  
  1. 數據來源及說明
  
  鑒于數據來源的可得性、可比性和完整性, 本文選取長三角三省一市作為樣本, 來研究科技與金融之間的耦合關系。指標統計時間跨度為2005-2016年。數據來源于歷年《中國科技統計年鑒》、《中國金融年鑒》、各省 (市) 《統計年鑒》以及Wind數據庫。
  
  需要說明的是, 由于我國債券市場規模較小, 且各年債券余額數據統計不全, 因此, 將金融資產界定為年末貸款余額、股票市值和保費收入之和。此外, 由于創新產出存在滯后性, 本文將專利產出和論文滯后期設定為2年, 經濟產出滯后期設定為3年。因此創新投入變量樣本期為2005-2013年, 專利和論文變量樣本期為2007-2015年, 經濟產出變量樣本期為2008-2016年。科技創新自投入起就會與創新環境及金融系統進行互動, 因此創新環境變量和金融系統相關變量樣本期設定為2005-2013年。
  
  2. 實證結果
  
  根據耦合協調度模型, 計算出2008-2016年長三角經濟圈的科技創新系統、金融發展系統和耦合協調度的發展趨勢, 見圖2.可以發現, 長三角經濟圈的科技創新水平呈緩慢增長趨勢。2008-2016年科技創新水平年均增長率達13%, 2008年科技創新序參量為0.2353, 2016年上升到0.3129.但同時期金融發展水平波動較大, 從2008年的0.4670下降到2016年的0.3534, 并在2009年和2013年兩次出現下滑, 這與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及近年來的我國的經濟下行趨勢和政策調整有關。
  
  圖2同樣給出了2008-2016年長三角經濟圈科技金融系統的耦合關聯度和耦合協調度的演變趨勢, 2008-2016年耦合關聯度年均增長率達到3.15%, 從2008年的0.4356緩慢上升至2016年的0.4949.同期耦合協調度增長幅度明顯, 從0.2599上升至0.4036, 增幅達到了14.38%, 年均增長率達到52.55%.從年均增長率這一指標看, 耦合協調度增長率是耦合關聯度增長率的16倍以上。但是, 我們注意到耦合協調度在各年度增長并不均衡, 這與金融發展水平起伏較大有密切關系。這也是科技金融耦合實踐發展中容易被忽視的重要問題。因而, 推動科技與金融的耦合發展, 并不是單純依靠提高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之間的關聯程度, 而是在提高二者關聯程度的同時, 需要提升科技創新、金融發展水平, 同時保持穩定的發展態勢, 實現較高的耦合協調度, 這也是科技金融耦合系統發展的重要方向。
  
  圖2 長三角經濟圈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耦合趨勢分析

  
  進一步, 對長三角經濟圈內三省一市的耦合協調度進行比較分析。如表2所示, 三省一市的科技創新均值水平和金融發展均值水平基本呈現穩步增長趨勢,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協調度都已進入中度協調階段, 但均未進入高級協調階段, 說明長三角經濟圈各省市科技與金融協調發展的良性機制尚未形成, 未來耦合協調度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上海市無論是科技創新水平, 還是金融發展程度以及耦合協調度均居首位, 緊隨其后的是江蘇省、浙江省。上海市、江蘇省和浙江省作為經濟發達地區的代表, 科技金融政策落地早, 實施力度強, 金融生態環境良好、市場機制較完善, 這些因素為科技創新提供了充足的保障, 同時這些地區還注重對科研機構、科技領軍人才等創新資源的培育, 區域科技創新能力不斷增強, 這些措施共同帶動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系統進入協調發展通道。安徽省在各項指標上均落后于其他地區, 其中在科技創新水平的差距最為顯著, 尚未達到上海市的1/3, 同時也要看到近年來安徽省科技創新能力不斷提升, 不斷縮小與其他省市的差距, 帶來耦合協調度的顯著提升。這與安徽省積極融入長三角經濟圈, 不斷承接東部地區產業轉移, 出臺各類鼓勵政策和措施吸引科技創新人才、培育高技術產業有關。
  
  表2 長三角經濟圈科技-金融系統耦合協調度均值結果

  
  資料來源:作者計算所得。
  
  3. 結果分析
  
  通過對2008-2016年長三角經濟圈科技與金融耦合協調度計算結果進行分析, 可以得出以下結論:
  
  (1) 長三角經濟圈總體及圈內各省市科技金融系統的耦合協調度均呈現遞增態勢, 但增長緩慢, 仍然處于較低狀態, 且發展不平衡。截止至2016年, 長三角經濟圈總體耦合協調度僅為0.4036, 距離高級耦合狀態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圈內科技金融一體化體系尚未真正建立起來。具體到各省市, 我們發現2008-2012年期間, 圈內僅有上海市處于中度協調階段。到2013-2016年間, 三省一市均進入到中度協調階段, 但圈內各省市發展失衡, 上海市遙遙領先于其他省市, 江蘇省和浙江省緊隨其后, 而安徽省的耦合協調度數值僅略大于0.3, 相對較低, 科技創新和金融資本嚴重不匹配, 與其他省份差距較大。
  
  (2) 對長三角經濟圈科技創新序參量和金融發展序參量進行比較可以發現, 各地區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水平不匹配, 如圖3所示, 以2016年為例, 在所考察的三省一市中, 僅上海市的科技創新序參量數值大于金融發展序參量數值。說明上海市雖然創新要素集聚, 創新資源豐富, 但金融系統發展深度仍稍顯不足。江蘇和浙江雖然金融資源豐富, 資金實力雄厚, 但與金融發展程度相比, 科技創新能力略顯不足, 而對安徽省來說, 耦合協調度較低的主要原因在于科技創新不足, 創新環境不佳, 創新水平低, 使金融資本的投資回報有限, 制約了金融資本對創新項目投資的積極性。
  
  圖3 2016年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子系統綜合序參量均值

  
  五、結論與建議
  
  文章首先從理論層面對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間的關系進行分析, 基于耦合理論得出二者之間存在系統耦合關系, 并對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作用機制進行了系統論證與分析, 結果表明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互相滿足對方的需求, 在交互作用下不斷循環, 螺旋式上升, 共同形成了科技金融耦合系統。
  
  在此基礎上構建了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協調度模型, 設計出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評價模型, 并對長三角經濟圈2008-2016年耦合協調度進行評價。模型結果顯示, 長三角經濟圈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之間存在相互影響的耦合關系, 但良性耦合的協調發展機制尚未形成。總體耦合協調度較低, 且隨時間推移出現上下波動。同時圈內各省市差距明顯, 上海市遙遙領先于其他省市, 發揮較好的引領示范作用。安徽省科技創新發展嚴重滯后于金融系統發展, 導致耦合協調度水平較低, 與其他省市差距明顯。結合研究分析, 提出以下建議:
  
  (1) 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耦合協調是經濟持續增長的保障, 是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實施的重要基礎, 更是長三角經濟圈協同創新體系建立的關鍵。但長三角經濟圈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耦合協調度總體較低, 表明二者間良性互動協調機制尚未形成, 甚至相互掣肘。各省市在制定相關經濟政策時, 應關注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系統間的耦合協調水平, 重點考慮發展滯后系統, 通過結構性改革擴大復合系統的協同作用, 實現螺旋式上升, 帶動長三角經濟圈實現經濟持續增長。安徽省要高度重視科技創新與金融發展的協調關系, 制定相應的協同發展戰略, 逐步縮小與圈內其他省市的差距。
  
  (2) 金融發展滯后型省市, 應重點實施金融優先發展戰略, 積極推動金融供給側結構改革, 加大政府公共金融科技投入, 引導社會資本投資創新項目, 同時鼓勵金融系統積極創新, 開拓新的金融產品、新的金融業務、新的金融機構和新的金融市場, 提高金融系統效率, 營造包容的金融生態環境。上海市科技人才集聚, 科研院所和高新產業園區云集, 科技創新能力較強, 雖然金融發展水平較高, 但仍難以滿足科技創新對金融服務的需求。針對此, 一方面要繼續鼓勵金融創新, 通過多樣化的投資渠道滿足科技創新的資金需求;另一方面, 鼓勵創新主體向區域內其他省份轉移, 通過技術溢出, 提升區域科技創新和金融發展的耦合協調水平, 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
  
  (3) 安徽作為科技創新滯后型省份, 應重點實施科技創新優先發展戰略, 推進技術供給側結構改革, 加強創新要素, 特別是科技創新人才和創新項目的引進和培育, 著力提升區域科技創新能力, 通過擴大技術供給吸引金融投資。一方面, 通過制定稅收優惠政策、設立產業園區、優化投資環境等方式吸引高技術企業和優質項目落地;另一方面完善獎勵機制、股權分配機制, 鼓勵企業增加研發投入, 調動科技人才的的創新熱情。江蘇省和浙江省金融市場發達, 金融發展的寬度和深度均已在全國處于領先地位, 但相較于區內的科技創新資源仍略顯富余, 金融資本難以獲得預期的投資回報, 兩省同樣應繼續推進技術供給側結構改革, 提高科技成果產業化成功率。
  
  (4) 整合各省資源優勢, 搭建長三角經濟圈科技金融服務平臺, 鼓勵組建圈內“創新聯盟”, 實現長三角經濟圈科技與金融的協調發展。目前長三角經濟圈各省市都搭建起了省域科技金融服務平臺, 但各省市科技金融服務平臺的資源、信息等仍處于相互割裂的狀態, 不利于區域創新一體化建設。為此各省市應打破約束, 盡快搭建起信息、資源等創新要素共享的長三角經濟圈科技金融服務平臺, 鼓勵各類型金融機構加盟科技金融服務平臺, 共同協作為科技企業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務;同時各省市政府要加強合作, 整合各省創新優勢資源, 組建創新聯盟并積極創新, 鼓勵科技項目的研發和成果轉化, 提高圈內科技創新活動與金融發展活動的結合程度, 促進科技創新系統與金融發展系統的耦合協調發展。
qq飞车篮彩蛋怎么开
1.79极品篮彩 可以玩篮彩的app nba篮彩手机客户端推荐 篮彩改期 篮彩比分开奖结果 今日nba篮彩预测分析 今日篮彩专家推荐258 篮彩体育彩票 篮彩预测网 买篮彩用哪个手机软件 nba篮彩神棍区 500万篮彩比分 篮彩看盘技巧 篮彩投注哪里买 篮彩有没有赚钱的
狗万赢钱·提现快 时时彩信誉平台 北京塞车pk10计划软件下载 时时彩预测免费软件 快三利用概率稳赚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pc28赚钱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幸运飞艇pk10计划 足球分析推荐 赌场骰子大小玩法 时时彩做号稳赚 怎样买竞彩足球稳赚 腾讯五分彩软件 球探即时比分网 免费公开一肖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