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极品篮彩 可以玩篮彩的app nba篮彩手机客户端推荐 篮彩改期 篮彩比分开奖结果 今日nba篮彩预测分析 今日篮彩专家推荐258 篮彩体育彩票 篮彩预测网 买篮彩用哪个手机软件 nba篮彩神棍区 500万篮彩比分 篮彩看盘技巧 篮彩投注哪里买 篮彩有没有赚钱的
體育論文范文欄目為您提供《橄欖球團隊凝聚力的影響因素分析》范文一篇,希望對您在論文寫作的時候有所幫助
您當前的位置:高質代筆網 > 論文范文 > 體育論文范文 >

橄欖球團隊凝聚力的影響因素分析

添加時間:2019/05/29
  摘要:采用問卷調查、數理統計等方法, 以山東省九支橄欖球隊159名橄欖球運動員為調查對象, 運用SPSS對數據進行分析, 構建并運用結構方程模型探究影響團隊凝聚力各因素的內在關系。結果表明:該模型與樣本數據具有較好的適配度;團隊因素與個人因素兩者之間具有較強的相關性, 且四因素之間呈正相關均具有統計學意義;各維度下的測試指標具有較高的解釋率, 并據此提出團隊凝聚力的干預措施和培養途徑, 為培養團隊凝聚力提供了切入點和理論基礎。
  
  關鍵詞:橄欖球; 團隊凝聚力; 影響因素; 結構方程模型;
 
  
  團隊凝聚力是團隊信念、追求等內容的綜合體現, 是團隊的靈魂和精神支柱。團體成員之間相互吸引, 集體成員具有目標共性, 從主觀認知上產生個人對團隊投入, 從而產生對集體的歸屬感, 對自我的認同感。有學者認為, 團隊凝聚力的形成是一個多層次動態的過程。底層凝聚力應以情感互動為基礎, 在此基礎上向統一價值觀過渡, 最終實現共同奮斗目標的上層凝聚力[1].橄欖球運動注重集體作戰團體配合, 要求隊員通過相互依賴來取得勝利, 彼此依賴程度較高。從整個比賽節奏來看, 個人技術的發揮依托于團隊的緊密配合。從發球傳球到最后的達陣整個過程都需要團隊配合, 團隊凝聚力的重要性在橄欖球運動中得到完美詮釋。
  
  團隊凝聚力與運動成績兩者互相影響。國外學者Martens等人在進行凝聚力與成績的綜述性研究中發現運動項目不同, 團隊凝聚力與運動成績之間的相互關系亦不相同。在團體項目中團隊凝聚力與運動成績之間呈正相關, 而在一些共同活動要求不高的項目中 (如游泳、高爾夫球等) 運動成績與團隊凝聚力之間存在負相關關系[2].國外學者通過團體環境調查問卷 (GEQ) 研究了運動成績對橄欖球和游泳隊凝聚力的影響[3].結果表明:GEQ量表中的兩個任務維度從賽前到賽后發生顯著變化, 勝利后橄欖球運動員的平均GI-T、ATG-T得分均有增加。這也驗證了關于成績與團隊凝聚力具有相關性的觀點。
  
  1 國內外關于團隊凝聚力測量工具的研制
  
  1.1 GEQ團體環境問卷
  
  GEQ (Group Environment Questionnaire) 1985年由Carron等人編制[4].其研究的重點是團體行為的社交領域及任務領域。將凝聚力模型從多個層面進行探討, 并將其歸為4個維度即GI-T (群體任務一致性) 、ATG-S (群體任務吸引) 、GI-S (群體社交一致性) 、ATG-S (群體社交吸引) .2004年, 我國學者馬紅宇對其進行了修訂, 修訂后的量表被廣泛應用于評價凝聚力與其他變量的關系研究[5].
  
  1.2 Henry KB團隊凝聚力量表
  
  Henry KB等人[6]在GEQ團體環境問卷的基礎上進行改進。邱書妙等學者在運用這一量表進行球類項目的測試中, 又對其量表的稱謂進行了適當修正[7].將團隊凝聚力四個維度命名為:人際關系、共同目標、團隊認同和緊密合作。采用此量表評價教練員行為與團隊凝集力的關系, 具有較高的解釋力[8].
  
  1.3 我國關于團隊凝聚力的研究量表
  
  Carron列出了影響凝聚力發展的四個因素。國外學者Eys等人[9]在《體育與運動組織對凝聚力研究的思考》一文中對個人、領導力、環境和群體因素的關聯度進行了總結。我國學者周強等人在總結國外研究文獻的基礎上, 嘗試構建適合于本土的測量量表, 就其關鍵影響因素進行檢驗與解說, 但沒有分維度細化。此后, 又有學者就其研究思路進行深入探討, 把凝聚力量表從個體因素、團隊因素、領導因素及環境因素四個維度進行細化。有學者將這一模型動用于職業足球團隊[10], 并提出上述四個因素可以作為培養團隊凝聚力的切入點。
  
  2 研究設計與分析
  
  2.1 研究量表的設計
  
  本文使用的問卷由兩部分組成, 隊員的基本信息和凝聚力影響因素。隊員基本信息主要包括年齡、性別、訓練年限、場上位置、運動等級等;凝聚力影響因素從四個維度進行探討即個人因素、團隊因素、領導因素、環境因素。為探究團隊凝聚力各維度的相關性, 凝聚力各維度評價指標的選取過程應該遵循從理論到實際的邏輯順序。筆者在研讀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 選取適合于本研究的研究項度, 就存在的問題向本研究領域相關學者、專家進行咨詢;通過對煙臺市橄欖球運動隊的實際跟隊調查, 結合橄欖球項目的特點設計題項。前期對煙臺市橄欖球隊進行預調研, 針對前期調研的結果對問卷進行修改, 構建適合于橄欖球團隊凝聚力的評價體系。問卷采用likert五級計分法。
  
  2.2 數據收集與處理
  
  2017年山東省橄欖球冠軍賽共有9支隊伍參加, 借此契機在比賽現場征得教練員同意, 采用現場作答、現場回收的形式發放問卷。共發放問卷159份, 回收159份, 其中有效問卷133份, 有效率83.6%.通過Excel、SPSS24.0、AMOS Graphics軟件進行數據整理與分析, 確定凝聚力各影響因素的評價指標。
  
  2.2.1 項目分析
  
  利用極端組檢驗法對問卷題項的鑒別度進行驗證, 剔除CR值沒有達到顯著性差異的題目, 共有四項題目Sig<0.05予以刪除。
  
  表1 項目分析未達標題項

  
  2.2.2 因子分析
  
  運用SPSS 24.0軟件對問卷數據進行因子分析。本問卷題項擬分為4各維度, 提取4個公因子, 此時總方差解釋率為79.77%.由此可見, 提取4個公因子具有良好的解釋力。但此時有題項公因子方差提取值小于0.7, 經過內容分析后需刪除12個題項。對剩余題項再次進行因子分析。此時總方差解釋率為81.788%, 剩余題項分為4個維度具有良好的解釋力。筆者最終選定剩余的22個測試項為最終使用測量項。
  
  表2 評價指標因子載荷一覽表

  
  2.2.3 信效度檢驗
  
  由于本量表是在借鑒前人研究的基礎上, 在與專家的交流指導下并通過實際跟隊調研總結修改最終形成問卷。為確保問卷的合理性及科學性, 在進行驗證性因素分析前, 對問卷的信效度進行了檢驗。本量表使用5點記分法, 采用Cronbachα系數來評定本量表的內部一致性信度。基于標準化項的Cronbach Alpha值為0.939>0.9, 說明團隊凝聚力影響因素的各測試項可靠性強, 具有較好的信度[11,12].
  
  效度是指測量指標真實反映測量結果的有效程度。利用因子分析來評定量表的結構效度是較為常用的方法。KMO檢測統計量是用來比較變量間簡單相關系數和偏相關系數的指標。KMO統計量的取值范圍在0~1之間, 數值越接近1說明變量間的相關性越強[13].筆者采用主成分分析法提取最大方差法進行旋轉最終得出KMO值0.771.通過比量KMO度量標準0.7~0.8表示比較合適。Bartlett球形檢驗顯著性為P=0.00小于0.05拒絕原假設, 表明原有變量之間存在相關性。所有因子指標變量共同度的最小提取值為0.725.通過因子分析, 可知本量表具有良好的結構效度。
  
  3 模型構建與假設檢驗
  
  3.1 構建團隊影響因素結構方程模型
  
  本研究在對量表測試數據的分析和理論模型的基礎上, 基于四個維度的劃分構建團隊凝聚力的影響因素初始結構方程模型圖。定義評價團隊凝聚力結構方程模型的潛變量為:個體因素、團隊因素、領導因素和環境因素。通過研讀前人的文獻[14,15], 發現潛變量之間不存在明顯的因果關系。筆者假定潛變量之間存在共變關系, 并使用雙向箭頭對潛變量兩兩之間建立聯系。
  
  表3 潛變量與可測變量的對應關系

  
  3.2 結構方程模型的檢驗與評價
  
  3.2.1 載荷系數估計結果的評定
  
  運用SPSS將測量量表的數據進行統計, 輸入結構方程模型A-MOS21.0中進行運算, 對潛變量與可測變量之間進行路徑系數顯著性檢驗。各潛變量之間、潛變量與可測變量之間P值均<0.001, 表示這些路徑系數均數顯著不等于0, 說明該路徑模型基本符合顯著性評價標準[14,15].
  
  3.2.2 結構方程模型擬合度評價
  
  在結構方程模型中, 通過參數估計求出那些使樣本方差-協方差矩陣與理論方差-協方差矩陣差異最小的參數, 來說明理論模型結構對收集到的數據是合理的[13,16].運用結構方程模型進行適配度檢驗, 卡方自由度比值 (CMIN/DF) 為3.973大于標準判別值3.000, 卡方顯著性P=0.00小于0.05, 拒絕虛無假設。從下表可以看出, 初始構建團隊凝聚力結構方程模型適配指數擬合度不高, 需要進一步改善。
  
  表4 擬合指數評價標準

  
  3.2.3 假設模型的修正
  
  根據AMOS提供的修正指標值 (Modification Indices) 進行假設模型的修正, 根據修正指標結合問卷題項實際的相關性, 故增加變量間的相關路徑e6e7、e2e3、e31e32、e32e34、e23e24、e26e27、e20e26, 對修正后的模型進行運算, 絕對擬合指數CMIN/DF值為2.594;RMR=0.056>0.05;GFI=0.890<0.9;RMSEA=0.065>0.08.相對擬合指數CFI=0.937;NFI=0.902;TLI=0.925均大于0.9.該指標值說明:修正后的模型與樣本數據適配指標雖沒有完全達標, 但是可以被接受。
  
  在對修正后的指數分析時發現:W22這一測量題項的修正指數較高, 意味著該題項如果與潛變量“領導因素”或是其可測變量建立聯系, 則可降低卡方值的差異量, 協方差的估計值也會降低。但是, 如果增加了這一相關路徑, 會使得整個模型變得復雜[16].根據理論文獻增列的變量間關系并沒有實質意義, 缺乏這一路徑的理論依據。W22這一題項的多元相關系數平方值 (解釋變異量的數值, Estimate) 并不高, 故將此題項刪除。
  
  表5 測量題項修正指數

  
  刪除W22后, 再次對模型進行分析, 其擬合指數如表6.該模型潛變量與可測變量間的標準化估值介于0.5-0.9之間。以上指標值說明此模型與樣本數據具有較好的適配度。
  
  表6 修正后結構方程模型指標擬合度

  
  圖1 四因素相互關系結構方程模型

  
  3.2.4 建立四維度共變關系
  
  因素構念變量間的協方差估計值均達到0.001的顯著水平, 表示團隊凝聚力量表四個因素構念間的相關均達顯著。此外, 構建相關關系的誤差項間的協方差也達到0.001的顯著水平。量表中團隊因素、個人因素、領導因素、環境因素構念變量的相關性分別是0.665、0.379、0.441.個人因素構念變量與領導因素、環境因素構念變量的相關性為0.262和0.473;領導因素與環境因素構念變量相關性為0.361.團隊凝聚力量表中四個因素構念間的相關性為中低度相關, 表明四個因素構成了團隊凝聚力的不同層面, 有其各自的涵蓋面, 又都是團隊凝聚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即獨立又相關并在一定程度上相互影響[13].
  
  表7 潛在變量之間的參數估計值及效應值

  
  在評價團隊凝聚力時, 不能簡單地就某一維度進行研究。應從不同維度、不同指標對團隊凝聚力進行評價。既是團隊凝聚力概念的內在要求, 也反映不同維度指標之間的客觀聯系。團隊因素與個人因素之間標準化估計值最大, 說明兩者具有較強的相關性。且四因素之間呈正相關, 均具有統計學意義, 但沒有確定彼此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 故無法確定任意兩因素間的直接效應值[14].
  
  4 討論
  
  4.1 團隊因素的結構要素及其相互關系
  
  質性研究總結出了影響團隊凝聚力的團隊因素, 測試題項主要反映了團隊沖突、契約責任、技戰術配合、團體目標、團隊信任、團隊社交、團體信念7個構面。其標準化路徑系數依次為0.810、0.782、0.786、0.806、0.773、0.653和0.690.可見, 這7項測試指標均能夠很好地反映團隊因素這一構念變量。7項測試指標的解釋率在65.6%-42.6%之間, 說明7項測試指標均對團隊因素構念變量有較好的預測能力[17].契約責任與技戰術配合的殘差變量間標準估計值為0.426, 誤差項的協方差也達到顯著水平, 說明變量間具有相關性。在橄欖球這一集體性項目中, 需要通過運動員密切的技戰術配合來完成比賽。比賽中的失誤, 會直接影響比賽的結果。在球場上每一隊員都是關鍵隊員。這就要求球員間要具有較高的契約責任。保證完成自己技術動作的同時還要密切配合隊友完成戰術, 爭取每一環節失誤最小化。
  
  在團隊因素這一維度中, 團隊沖突具有較高的解釋率。國外學者F.M.Leoa等人[18]對團隊凝聚力的研究經過多層次建模分析, 表明團隊沖突和凝聚力在人際關系和互動水平上的感知可以預測集體效能的變化。團隊沖突包括正面沖突與負面沖突。正面沖突被定義為關于團隊內沖突的溝通, 表達了處理問題傾向于建設性、中立性和整合性[19].相反, 負面沖突則指團隊內沖突傾向于情緒化、個人化和對抗性。研究發現有效的團隊沖突與團隊凝聚力呈正相關。在日常的訓練比賽中, 教練員要重視團隊沖突, 及時疏導增強團隊凝聚力。團隊目標在團隊因素中具有較高的解釋率。團隊目標并不是團隊成員個人目標簡單相加的總和, 而是成員間共享同樣的理念, 期望團體達到的狀態[20].研究表明團隊目標及其接受度是任務凝聚力最重要的貢獻因素。此外, 團隊凝聚力隨著隊員對目標的投入、清晰程度以及重要性的提升而增強[21].為共同實現團隊目標而努力, 把隊員之間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凝聚力越強, 成功的可能性愈大。
  
  4.2 個人因素的結構要素及其相互關系
  
  個體價值觀、個體學習態度、個體目標、個體社交吸引、個體滿意度、個體成就感的標準化路徑系數依次為0.573、0.708、0.756、0.887、0.765和0.660.6項指標的解釋率在78.6%-32.9%之間。這6項測試指標均能夠很好地解釋個人因素這一構念變量, 具有較好的預測能力。研究表明:凝聚力與自我認知呈正相關, 運動員的情感狀態 (滿意度、成就感、對隊友的信任以及競賽前評估等) 與凝聚力有關。強大的凝聚力會增加運動員對競賽重要性的正向認識。社交吸引、個體滿意度與個體目標的解釋率為78.6%、58.5%和57.2%.個體強大的社交吸引有利于良好人際關系的構建, 團隊內溝通依附于成員間良好的人際關系, 團隊凝聚力和團隊溝通會對團隊成員滿意度有顯著影響[22].運動員滿意度是一種積極的情感狀態, 是由于體育經歷對運動過程和結果等一系列復雜評估而產生的心理狀態。很多學者就凝聚力與運動員滿意度的關系進行了研究, 認為凝聚力的認知與運動員的滿意度和領導行為有關。Martin等人[23]發現團隊凝聚力提高了團隊成員的滿意度。在培養團隊凝聚力的過程中, 要有意識地正向引導隊員的自我認知, 有意識注意構建良好的人際關系, 關心關注隊員的滿意度從而產生積極正向的應答性行為。
  
  4.3 領導因素的結構要素及其相互關系
  
  領導因素結構要素包括:教練員影響力、執教能力、個性化關懷、管理能力。其標準化路徑系數依次為0.854、0.776、0.792和0.664.4項指標的解釋率為:72.9%、60.3%、41.5%和62.8%.研究表明領導者這一角色對于團隊凝聚力至關重要。教練就團隊目標、團隊任務、以及團隊成員角色進行清晰界定、一致性傳達等會對凝聚力產生重大影響。此外領導者與團隊成員之間和諧的人際關系對于增進凝聚力起著重要作用[21].研究表明, 在訓練指導、積極反饋行為和民主支持方面得分較高的教練, 其球隊通常具有較強的凝聚力。執教效能較高的教練會提供更積極的反饋, 團體項目的運動員會比個人運動項目的運動員更重視教練的執教能力[21].在溝通過程中及時了解隊員生活和訓練動態, 教練員的關懷行為能夠幫助運動員排除心理壓力, 消除心理隔閡, 有助于運動員將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共享任務目標上, 并促使運動員對團體目標的投入, 從而促進凝聚力的提高。總的來說, 研究結果支持團隊凝聚力和領導行為之間的重要關系[24], 并強調團隊運動之間的相互依存關系, 可以顯著影響團隊凝聚力的需求, 有助于團隊成功。
  
  4.4 環境因素的結構要素及其相互關系
  
  環境因素結構要素包括:團隊文化、團隊制度、管理規范、團隊規模。其標準化路徑系數依次為0.577、0.758、0、769和0.889.4項指標的解釋率為:33.3%、57.4%、59.2%和79.1%.人數較少的七人制橄欖球運動更容易從思想上統一。由于人數較少, 比賽節奏快、進攻和防守不斷交替, 每名隊員都擔任著重要的位置角色, 需要隊員彼此之間頻繁交流。很多技術環節都需要身體接觸、需要隊員間密切配合, 進而對團隊凝聚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團體規模對凝聚力的認知呈正相關[9].Pearce等研究發現小規模團體團隊成員滿意感、參與度都要高于大型團隊, 小團體的成員比大組中的成員表達了更多社交凝聚力和任務凝聚力。團隊規模會影響到團隊成員間情感距離和責任擔當[20].團體性項目需要團隊成員的共同努力, 成員亦會認為所有成員均應對結果負責, 從而產生依賴他人努力的傾向, 因“旁觀者效應”而產生的責任擴散降低隊員的進取心與責任感, 導致效率降低[2].小規模團隊內部人員的交流更加頻繁密切, 成員之間的熟悉度更高, 認同感和歸屬感比大規模團隊更強。規范是群體流程的重要組成部分[22], 是團體對成員行為的共同期望。規范不同于規則或制度。規范是圍繞團隊規則或制度而建立, 約束團隊成員的思想和行為準則以確保規則或制度順利執行[25].在團隊規范被確定或正式確定后發展成團隊規則。研究指出制定信任其他團隊成員的規范對提高績效非常重要。
  
  5 結論
  
  筆者在對量表的測試數據的分析和理論模型的基礎上, 基于四個維度的劃分構建團隊凝聚力的影響因素結構方程模型圖。此模型與樣本數據具有較好的適配度。團隊凝聚力量表四個影響因素間的相關性為中低度相關, 表明四個因素構成了團隊凝聚力的不同層面, 有其各自的涵蓋面, 又都是團隊凝聚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即獨立又相關并在一定程度上相互影響;團隊因素與個人因素之間標準化估計值最大, 說明兩者具有較強的相關性。能夠直觀了解到各測試指標在此模型下的解釋力, 針對解釋率較高的指標項結合訓練隊的實際情況進行有意識的干預, 有利于創設良好的訓練氛圍強化球隊凝聚力。
  
  參考文獻
  
  [1] 劉一民, 王清玉, 李大新。論我國運動員的精神動力[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 2004 (7) :891~893.  
  [2] 毛志雄。體育運動心理學簡編[M].北京:北京體育大學出版社, 2011.  
  [3] Kozub SA, Button CJ. The Influence of a Competitive Outcome on Perceptions of Cohesion in Rugby and Swimming Team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port Psychology, 2000 (31) :82~95.  
  [4] Carron AV, Widmeyer WN, Brawley LR. The development of an instrument to assess cohesion in sport teams:The Group Environment Questionnaire[J]. Journal of Sport Psychology, 1985 (7) :244~266.  
  [5] 王深, 劉一平, 谷春強。業余體育團隊凝聚力對成員鍛煉堅持性的影響機制:有調節的兩層中介模型[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 2016 (3) :73~80.  
  [6] Henry KB, Arrow H, Carini B. A tripartite model of group identification:Theory and measurement[J]. Small Group Search, 1999 (10) :558~581.  
  [7] 竇海波, 丁振峰, 劉傳海。高校高水平集體球類項目團隊凝聚力與團隊效能關系之研究[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 2015 (3) :132~138.  
  [8] 初少玲。高校高水平運動隊教練員魅力領導行為和團隊凝聚力關系研究[J].沈陽體育學院學報, 2013 (2) :55~58.  
  [9] Eys MA, Brawley LR. Reflections on cohesion research with sport and exercise groups[J]. Social and Personality Psychology Compass, 2018 (4) :1~15.  
  [10] 鄧小剛。職業足球團隊凝聚力多維綜合評價體系構建[J].西安體育學院學報, 2010 (5) :548~550.  
  [11] 張鳳彪。基于結構方程模型的競技體育公共支出績效評價研究--25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實證分析[J].體育科學, 2015 (2) :31~40.  
  [12] 董德龍, 楊斌。中國運動訓練學需面對的3個問題:學科內容、研究范式與知識建構[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 2015 (3) :126~131.
  [13] 祁國鷹。體育多元統計分析[M].北京:北京體育大學出版社, 2015.  
  [14] 杜宇立, 張杰, 陳敏燕, 等。基于結構方程模型的中學生心理因素與體育鍛煉內在關系研究[J].中國運動醫學雜志, 2017 (2) :136~142.  
  [15] 吳明隆。結構方程模型--AMOS實務進階[M].重慶:重慶大學出版社, 2013.  
  [16] 易丹輝。結構方程模型方法與應用[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8.  
  [17] 房蕊。青少年自主健身行為概念模型建構與量表研制[D].山東:曲阜師范大學, 2012.  
  [18] FM Leoa, I González-Ponceb, PA Sánchez-Miguel, et al. Role ambiguity, role conflict, team conflict, cohesion and collective efficacy in sport teams:A multilevel analysis[J]. Psychology of Sport and Exercise, 2015 (20) :60~66.
  [19] 董德龍。校企合作下的體育社會服務方式研究[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 2015.  
  [20] Kozub SA, Mc Donnell JF. Explor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hesion and Collective Efficacy in Rugby Teams[J]. Journal of Sport Behavior, 2000 (2) :120.  
  [21] 溫伯格, 古爾德。體育與運動訓練心理學[M].謝軍, 梁自明, 譯。北京:中國輕工業出版社, 2016.  
  [22] Zeynep Ona?, Mustafa Tepeci. Team Effectiveness in Sport Teams:The Effects of Team Cohesion, Intra Team Communication and Team Norms on Team Member Satisfaction and Intent to Remain[J]. 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2014 (150) :420~428.  
  [23] Martin LJ, Paradis KF, Eys MA. Blair Evans. Cohesion in Sport:New Directions for Practitioners[J]. Journal of Sport Psychology in Action, 2013 (4) :14~25.  
  [24] Murray, Nicholas. The Differential Effect of Team Cohesion and Leadership Behavior in High School Sports[J]. Individual Differences Research, 2006 (4) :216~225.  
  [25] 王志輝。網絡口碑對農產品網購意愿影響的實證研究--基于多省份調研數據與結構方程模型[J].世界農業, 2017 (11) :243~249.
qq飞车篮彩蛋怎么开
1.79极品篮彩 可以玩篮彩的app nba篮彩手机客户端推荐 篮彩改期 篮彩比分开奖结果 今日nba篮彩预测分析 今日篮彩专家推荐258 篮彩体育彩票 篮彩预测网 买篮彩用哪个手机软件 nba篮彩神棍区 500万篮彩比分 篮彩看盘技巧 篮彩投注哪里买 篮彩有没有赚钱的
大乐透人工计划 pk10赛车直播视频 澳门赌大小如何看路 七乐彩规则天天计划 极品飙车怎么玩 悠洋棋牌大厅手机版下载 麻将骰子的点数怎么看 福彩3d开机试号 航海日记 赚钱 安徽11选5前三值走势图 可以看牌抢庄的棋牌 小鱼儿论坛四肖八码 彩票软件排行 小吃培训都是控制调料赚钱 贵州11选5任三预测 3d带连接线走势图彩宝网